永利yl8886官方网站(中国)有限公司

跑跑兔搬家
028-86913100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到成都

发布时间:2012-12-30

 但是我现在确实在成都。

  11月中旬有一天我坐办公室刷网页。突然看见哈尔滨至成都机票12月初打两折的广告。价格便宜非常。真的非常便宜。便宜到何种程度呢,便宜到我一激动就订了一张。

  随后下午向经理提出辞职申请。当晚离职。

  我终于明白企业为什么严禁员工上外网了。

  12月1日上午七点,我搭上了飞往成都的班机。机舱内除了我之外基本上全是四川人,背景音就是全场四川话聊天。整体气氛让我觉得非常新奇。心情兴奋激动。表情如沐春风。在此气氛下我不由产生了一种强烈地想用四川话跟邻座搭话的想法。

  酝酿了五分钟后,我不由在心里暗骂当初教我四川话的那个王八。因为我发现原来我学的那几句四川话没有一句是打招呼用的。全部都是找削用的。
  只好就此作罢。

  飞机起飞一小时后,早餐来了。
  我端坐在座位上满面春风地想,会不会是火锅啊?

  然后我又满面春风而清醒地嘲笑自己道,想什么呢。飞机上怎么会有火锅。肯定是麻辣烫。

  结果居然是大米粥和咸菜。

  川航,你报复心还真强。不就是买了打折机票吗。


  两个小时后,这架飞往成都的班机,带我来到了石家庄。

  这事让我很疑惑。但是我确实来到了石家庄。这位列机在石家庄停了一站,给乘客们留出二十分钟下来买泡面的时间。川航的服务真是太周到了。

  二十分钟后,重新登机。下一站成都。

  凌晨五点前往机场的时候,哈尔滨室外气温零下二十度,我的登机装备是衬衣羊毛衫,外套呢大衣,呢大衣外面套着大棉袄,下半身运动棉裤套二棉裤,高筒羊毛袜,皮毛一体大棉鞋。

  这也是我在飞机上满面春风印堂发红的原因之一。

  邻座的男青年在下半场航程里老是偷偷瞟我一眼,神色欲言又止。跟我在上半场想用四川话跟他搭话时的德行一样。

  我内心深处非常高兴地想,想必这孙子来东北也没学什么好话。憋死你。

  航班抵达双流机场落地滑行的时候,播音员开始先容室外气象信息。天气晴好,实时气温零上十二度。

  邻座的哥们听罢,马上高兴地指着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尼穿地太夺喽。

  我此时在哈尔滨的零下隆冬中冰冻了一个多月,早已忘记零上十二度是什么概念。对邻座指出的问题不以为意。非常自信而雄壮地走进航站楼出了机场。

  走出大门的一瞬间,极地装备的我在阳光普照绿树和风的笼罩下,轰一下就炸汗了。

  然后我非常悲壮笨重热气腾腾地上了出租车。一路上满头大汗满面春风,迎面吹来和暖的风和窗外的绿色街景让我倍感新奇和欣慰。

  抵达目的地饭店,我的成都新领导王经理在门口迎接。
  下车一看,王经理穿的是羽绒服。
  我很感动地说,王经理,你真是太够意思了。不忍让我一个东北人独自傻逼,你也配合我穿上了羽绒服,我太感动了。
  王经理:没有。大家成都人冬天都这么穿。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绿树,和风,阳光,有点褪色白了吧唧蓝的大晴天,问:冬天在哪呢冬天?
  王经理:就今天天热。平常都特别冷。
  我:我不信。满街大绿树能冷到哪去。我一个刚从恶劣极寒天气过来的人,这对我来说就是夏  天。你这人咋这么不懂得感恩呢,还好意思穿羽绒服!
  王经理:外地人就是天真。来吧先吃火锅吧咱们。

  入座。王经理先容了一下沿桌人等,基本上都是经理的朋友和同事。我依次作相亲状颔首微笑后,跑去配蘸料了。
  回来之后重新入席。王经理捞出一条牛肉夹到我的蘸料碟里,放下之后,王经理的筷子停顿了:咦你还加了小米辣?
  我饱蘸两下,把牛肉吃了,问:什么是小米辣?
  说完,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

  王经理:这就是小米辣。
  我热泪盈眶地点了点头。

  王经理:来喝点茶。
  我接过茶喝了一口。

  眼泪刷一下又下来了。开的。

  王经理: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忘了茶是烫的了。服务员,给来个凉茶。
  服务员:不好意思。凉茶没有了。
  王经理:我说的不是王老吉,是凉的茶。
  服务员:不好意思。只有热的。等一会就凉了。
  王经理转向我: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凉的茶也没有。要不你喝点火锅汤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此时已经无暇理会此人了。拼尽全力保留一丝真气。

  王经理:我给你换个蘸料吧。
  我流着泪凄然一笑:不用。挺爽的。
  王经理:东北人好刚健。小米辣大家四川人都不吃的。
  我泪眼汪汪道:那为什么还要摆出来!

  整场饭局我一直保持泪眼朦胧。本来这应该是个面试饭,结果应试者一直泪流如注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我跟王经理的结识方式是这样的。八月份的时候王经理在朋友转告下看到了我的博客。国庆节前夕,王经理的朋友赴哈出差,人在成都的王经理在网上根据我博客中的线索指挥其朋友找了三天,最终找到大家店并找到了我。我跟王经理的朋友去隔壁小餐馆吃了一顿西红柿炒鸡蛋,席间与王经理进行了一场正式通话。之所以是正式通话,是因为聊得很像面试。王经理作为成都市某地产企业销售部头目,了解完我的工作情况后,简单先容了她所在单位的情况并邀请我去成都参加她的销售班子。
  通话中。
  我:你那是新楼盘是吧?
  王经理:对是新楼盘。比二手房轻松多了。提成也不少。
  我:我这个儿头卖什么新楼盘。
  王经理:多高?
  我:一米六。
  王经理:一米六在四川可以卖新楼盘。

  随后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直到数月后见面,期间一直没有联系。险些就此相忘。

  散席后。
  王经理:刚才我那几个朋友都是搞广告的,想跟我抢人。让我问问你意见。你有兴趣做广告吗。
  我:我不做文职。
  王经理:不做文职啊,太好了。我工地上还缺个背砖的。
  我:……
  王经理:走吧去我工地上背砖。
  我:王经理。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个女的。
  王经理:女的也可以背砖。
  我:我回哈尔滨了王经理。

  随后了解到背砖的事情是真的。王经理的职业是售楼小姐兼包工头。

  王经理:有兴趣到我工地上玩吗。
  我:你是想把我骗去背砖吗。
  王经理:我工地上有好玩的。
  我:什么好玩的。
  王经理:你最感兴趣的东西。
  我:什么东西。
  王经理:二逼。
  我:……

  王经理:真的。我工地上有两个二逼。一个叫张叉瑞一个叫刘叉淼。张叉瑞是库管。前两天大家在工地吃饭,张叉瑞开车去买菜。买了一个来小时还没回来。我就想出去看看。结果一出门发现他车就在前面不远,停在原地一个劲儿摇晃。我就纳闷呢,这大白天的在车里干什么呢摇成这样。我就过去了。到跟前一看,就他自己一个人在车里狂摇,我问,张叉瑞你在摇啥子嘛。他说,我车门打不开了……

  随后我毅然跟随王经理去了她们工地。

  走到半路,左边突然蹭过一辆车别了大家一下,挤到了王经理车前头。
  王经理:个瓜娃子哦。
  然后问我:你们东北话里,这种事叫什么?
  我:叫……超车。
  王经理:就是你们东北人碰到这种情况,要说什么。
  我:傻逼。
  王经理:那逼逼又是什么?
  我:逼逼是废话的意思。
  王经理:怎么用。
  我:大家一般说,别逼逼了。就是叫人闭嘴的意思。
  王经理:别逼逼了。
  我:“别”读四声。
  王经理:Biè逼逼了。
  我:第二个逼读轻声。
  王经理:Biè逼Bi了。
  我:对。

  王经理一路上开始重复练习乐此不疲。

  练了十分钟后。
  王经理:来,跟我说话。
  我:说什么?
  王经理:别逼逼了。
  我:……
  王经理:哈哈哈哈哈是这么用的吧?
  我:……是。
  王经理:别逼逼了!
  我:王经理,你……
  王经理:别逼逼了。
  我:不是……
  王经理:别逼逼了。
  我:你能不……
  王经理迅速:别逼逼了。
  我:……
  王经理:你继续说呀。
  我:我……
  王经理:别逼逼了!

  这时大家好死不死地堵在了红灯前。
  王经理干脆转过身满面红光目光炯炯双手握拳热切专注地盯着我的嘴。
  我刚要出声,王经理迅速:别逼逼了!
  然后高兴地哈哈大笑。

  你他妈跟我打地鼠呢是吧。

  最后大家沉默地抵达了目的地。
  王经理:一会你就能见到张叉瑞了。张叉瑞他爸在监狱管理局上班。张叉瑞第一天来的时候自我先容说,我从小是在监狱长大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伸头大叫:张叉瑞!张叉瑞!张叉瑞!
  一个长得很迷惑的哥们跑来了。

  为什么说他长得很迷惑呢,因为这哥们的眼皮肿如一线天,眼神隐藏得很深。看上去真的让人觉得非常迷惑。
  王经理:他刚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没睡好呢。后来才发现他天生就长这样。

  说话间张叉瑞跑到了大家旁边。然后开始环顾四周,问:哪个叫我?
  我跟王经理下了车。
  王经理:我叫你的。
  说完指我:你带她去玩会,我去财务一趟一会回来。
  走了。

  我盯着张叉瑞,脸上的表情是控制不住地就想乐。真不能赖我。这哥们长得确实挺解闷儿。

  张叉瑞前面带路,领我到一个四面漏风顶多算个半封闭的两层铁皮工棚,此为该工地的收发室兼打卡处兼库管办公室兼棋牌室。

  张叉瑞:这就是我的闺房。
  我:……

  王经理从隔壁一个铁皮两层楼的窗户探头叫道:张叉瑞!给她讲你是怎么用电棍杵自己的!
  张叉瑞羞涩道:哎呀这么隐私的事情怎么能随便说呢。

  然后就很高兴地说了。

  张叉瑞成长于一个监狱管理局家庭。他家里有个十万伏特警用电棍。电棍上都有个切换开关,能启动电筒和电棍两种功能。此电棍作为管制器械,自然被张叉瑞家长严加防守,没给过张叉瑞接触的机会。有一天,张叉瑞的朋友来他家玩。晚上突然停电了。朋友要回家。张叉瑞家住十楼,由于停电,只能走楼道。于是张叉瑞向家长申请到电棍,切成电筒功能,送朋友下楼。送完归来,走在楼道里,张叉瑞对此电棍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很想知道其威力如何。于是决定在自己身上实践一下。走到六楼的时候,张叉瑞觉得距离自己家所在的十楼还有一段安全距离,在此肇事不至于被家长抓包。于是很镇定地切换到电棍模式,杵了自己一下。

  张叉瑞当时就昏迷了。

  更好死不死的是,他昏过去之后就来电了。同楼居民可以正常使用电梯。无人再走楼道。
  于是张叉瑞就在楼道里昏迷了两个小时。
  家里人一直没找着他。张叉瑞在楼道里昏到了自然醒。

  此事在张叉瑞的朋友圈子里已传为佳话。

  来到此工地当库管后,张叉瑞在工作中又一次接触到了电棍。而且是电压更高的电棍。王经理将电棍交给张叉瑞的时候非常语重心长地说:你一定要小心使用。不要乱玩。最重要的是别往自己身上杵。
  张叉瑞:请领导放心。

  结果当天晚上他就把电筒和电棍功能搞反然后把自己电了。

  第二天开会,张叉瑞受到了多方教育。并被警告以后不准玩电棍。
  散会后。
  张叉瑞偷偷跑到角落里鼓捣电棍。
  王经理:张叉瑞!你又玩电棍!
  张叉瑞连忙转过身紧张道:我没有!
  说完迅速把电棍背到身后,一下杵到屁股上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从此以后各位领导一致认为库管这个工作对于张叉瑞来说具有极高的危险性。

  其实对他来说活着就具有极高的危险性。

  返程的路上。
  王经理:张叉瑞好玩吗。
  我:好玩。
  王经理:为了让你体验到家一般的感觉,我就先先容个二逼给你。
  我:……
  王经理:你是怎么想到来成都的?
  我:机票打折。
  王经理:就成都的机票打折吗?
  我:就成都的机票打折。
  王经理:哪里打折去哪里?
  我:步步高打折机。
  王经理:你这人活得好随机。
  我:没有。其实我一直就想来四川。隐隐地想了好几年了。现在终于来了。
  王经理:然后还是没有理由。
  我:有理由。但是时间太长了已经忘了。

  晚上睡觉前我开始琢磨这个问题。我最想去的地方一个是四川,一个是山东。山东的原因我知道。沿海嘛。去捞鱼坐船吃海鲜。四川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这个在我脑中埋藏已久的念头最初是如何产生的呢。

  经过了长达半个小时的仔细回溯,我突然想起原来是在三年前我大学刚入学的时候,寝室里有个四川同学,跟我普及了很多四川的民俗特色。当时就让我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强烈的向往。回想起来之后,当年决心初下时的细节和澎湃全部随往事涌来。我越想越激动,马上上网找到了这位同学的人人,翻出她的联系方式给她致了个电。

  同学接起后,我自报姓名,然后深情地倾诉道,王叉利,你还记得当初咱俩刚见面的时候吗,那时候你跟我讲了好多四川的民俗风情地方学问,有满山橘子树,小吃一条街什么的,你当时列举了好多好吃的名称,虽然我现在都忘了,但是当时听你讲起,我真的非常入迷。你还给我讲过三峡。你还教会我好多四川话。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我一直对四川充满了向往。三年过后,如今的我,终于来到了我向往已久的成都……

  我话还没说完,对方怒吼道:老子他妈是重庆的!

Scan me!

永利yl8886官方网站|永利yl8886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